【转】博大精深的《本草纲目》仅仅是本笑话大全

医药书虽说是活命书,其实最无生气,读来但觉言语无味,面目可憎。一样面对鲜活的生命,医学家和文学家完全不同,他必须去掉一切诗意和想象,以冷静朴素的笔触,刻板的记录叙述,不能掺杂任何色彩,不能展示丝毫才华。然而,《本草纲目》可以颠覆这种阅读体验。

亦如《金瓶梅》,看《本草纲目》得看原本。无论是否受过教育,只要是中国人,几乎没有不知道《本草纲目》的;但即令中医大师,也很少人看过十足原本(比如,著名的创立“中医体质学说”的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王琦2007年在千龙网和方舟子辩论时承认没有看过全本的《本草纲目》。)。看过十足原本的,只要有着正常人的阅读理解能力,不难得出结论:《本草纲目》是笑话大全。这本书的“参考文献”多达800余家,广泛涉及“子史经传、声韵家圃、医卜星相、乐府诸家”“上自坟典,下及传奇,凡有相关,靡不备采。”其中的笑料直是无穷无尽。

以小儿胎屎、人尿等秽物入药的《本草纲目》

“我本无心说笑话,谁知笑话逼人来”(清·李渔《闲情偶寄.词曲下.科诨》)。阅读《本草纲目》,正是这样的感觉。因为荒诞,所以可笑。荒诞到极点,便不觉其荒诞,而只觉其可笑。

李时珍却并不觉得可笑,他一本正经的讲着医药,他是一个真正的幽默家。

猪屎这样的腌臜物,李时珍可以引经据典把它讲的笑意盎然。猪屎被取个美妙的名字,“猪零”,因为“其形累累零落而下也”。类似的,古人把鼯鼠屎叫做五灵脂,蝙蝠屎叫夜明砂,鸽子屎叫左盘龙,人尿垢叫白秋霜。这种以诗意掩盖肮脏的手法不也是一种幽默感吗?

猪屎和猪肉哪个有“毒”?《本草纲目》的理论是完全颠覆生活常识的,它说猪肉“苦、微寒、有小毒”,而猪屎“寒,无毒”。很搞笑啊,莫非吃猪肉不如吃猪屎?

猪屎不仅无毒,还可以治很多病。古人认为小儿见生人会生病,这叫“客忤”。不要紧,用猪屎泡过的水给小孩洗澡就可以:“小儿客忤,偃啼面青。豭猪屎二升,水绞汁,温浴之。”猪屎也可治小儿夜啼:“小儿夜啼。猪屎烧灰,淋汁浴儿,并以少许服之。”治小儿阴肿:“猪屎五升,煮热袋盛,安肿上。”还可以治妇科病:“妇人血崩。老母猪屎烧灰,酒服三钱。”不能用公猪屎和嫩母猪屎哦。甚至可治急腹症:“搅肠沙痛。用母猪生儿时抛下粪,日干为末,以白汤调服。”这样的屎可难得的很,需要有心人的收集,可谓屎到用时方恨少。治秃顶:“白秃发落。腊月猪屎烧灰敷。”注意,腊月的猪屎才有效哦。治寄生虫:“雀瘘有虫。母猪屎烧灰,以腊月猪膏和敷,当有虫出。”李时珍肯定不知道,猪屎里含有大量寄生虫卵吧。

猪屎不但无毒,反而可以解毒,其中最厉害的是母猪屎,因为“解一切毒。母猪屎,水和服之。”老李以一种严肃的态度搞笑。究竟能解哪些毒呢?有疮毒:“十年恶疮。母猪粪烧存性,傅之。”瘴毒:“雾露瘴毒,心烦少气,头痛心烦项强,颤掉欲吐。用新猪屎二升,酒一升,绞汁暖服,取汗瘥。”新鲜的猪屎汁可以解毒,这大概是全宇宙中医独有的饮料了。丹毒:“赤游火丹。母猪屎,水绞汁,服并傅之。”一边喝猪屎汁饮料,一边用母猪屎敷贴。猪肉毒:“中猪肉毒。猪屎烧灰,水服方寸匕。”以猪屎解猪肉中毒,这大概是冷幽默的极致了。

不仅猪屎,猪窠中的草也可以治病,“小儿夜啼,(把猪窠中草)密安席下,勿令母知。”很像一出小滑稽情景剧吧。

李时珍的搞笑才能并不仅仅体现在秽物(如人之屎尿尸肉经血、猪牛狗鸡几乎一切动物肛门排泄物)入药上,对纯洁干净的东西照样能幽上一默,他的搞笑才能是“有笑无类”的。今日的相声演员特长于取笑残疾人,搞笑才能有严重缺陷,好好向《本草纲目》取经,或能弥补之。

干净如鸡蛋(即鸡子),《本草纲目》有很多笑料。鸡蛋虽然是好东西,但“不宜多食,令人腹中有声,动风气。和葱、蒜食之,气短;同韭子食,成风痛;共鳖肉食,损人;共獭肉食,成遁尸注(似相当于西医的脓血症、肌肉深部脓肿),同兔肉食,成泄痢。”孕妇更要小心:“妊妇以鸡子、鲤鱼同食,令儿生疮;同糯米食,令儿生虫。”“小儿患痘疹,忌食鸡子,及闻煎食之气,令生翳膜”。不带这么吓人啊,李时珍是在讲笑话吧(参见《时珍和棒棒医生扯蛋》)。

吃鸡蛋还可以练成特异功能,只是什么时候,向什么方位吃大有讲究:“正旦吞乌鸡子一枚,可以练形。”“八月晦日夜半,面北吞乌鸡子一枚,有事可隐形。”你想练成“隐身人”吗,照《本草纲目》的神方,吃鸡蛋吧。

鸡蛋可作退烧镇静药用:“伤寒发狂烦躁热极。吞生鸡子一枚,效。”“身体发热,不拘大人、小儿。用鸡卵三枚,白蜜一合和服,立瘥。”今天,若这两个简单易得的方子视作消炎退热药向病人推荐,病人一定真以为医生开玩笑吧。

对于严重的关节炎,“彻骨髓酸疼,其痛如虎之啮”,中医叫做“白虎风病”。这病好办:“白虎风病取鸡子揩病处,咒愿,送粪堆头上,不过三次瘥。白虎是粪神,爱吃鸡子也。”晴雯死后,宝玉痴想她是芙蓉花神,殊不料粪也有神,粪神爱吃鸡蛋。

哮喘在今天也不易治好,歌后邓丽君死于此病。《本草纲目》有美妙偏方:“年深哮喘,鸡子略敲损,浸尿缸中三四日,煮食,能去风痰。”很想起邓小姐于地下问声:愿吃浸尿鸡蛋否?

浸过屎尿的鸡蛋甚至可做疫苗:“用鸡卵一枚,童便浸七日,水煮食之,永不出痘。”“用头生鸡子三五枚,浸厕坑内五七日,取出煮熟与食,数日再食一枚,永不出痘。”不浸尿改用蚯蚓要复杂一些:“预解痘毒保和方:用鸡卵一枚,活地龙一条入卵内,饭上蒸熟,去地龙,与儿食,每岁立春日食一枚,终身不出痘也。”中国从事公卫防疫的医生们看了这些妙法会忍俊不禁吧。

妇产科急重症的故事:“子死腹中用三家鸡卵各一枚,三家盐各一撮,三家水各一升,同煮,令妇东向饮之。”鸡蛋、盐,甚至水都必须分别向三家讨来,并要向东方而服药,李时珍一本正经交代这些细节,这是玩神马游戏?

背痈在没有抗生素的古代是死亡率很高的病,范增、刘表、曹休、孟浩然、宗泽、徐达等历史名人都死于此病。李时珍有鸡蛋神方:“痈疽发背初作及经十日以上,肿赤焮热,日夜疼痛,百药不效者。用毈鸡子一枚,新狗屎如鸡子大,搅匀,微火熬令稀稠得所,捻作饼子,于肿头上贴之,以帛包抹,时时看视,觉饼热即易,勿令转动及歇气,经一宿定。如日多者,三日贴之,一日一易,至瘥乃止。此方秽恶,不可施之贵人(咦,贵人难道用母猪屎?)。一切诸方皆不能及,但可备择而已。”

狐臭是尴尬的病,《本草纲目》有笑点极高的妙方:“腋下胡臭。鸡子两枚,煮熟去壳,热夹,待冷,弃之三叉路口,勿回顾。如此三次效。”这一方仿佛卓别林大师的滑稽剧,体现了《本草纲目》作为笑话作品的精髓。

又岂止是药方,李时珍在讲病理生理时也很诙谐,从妊娠禁忌可见一端。《本草纲目》里列出80余种妊娠禁忌,世人不了解李时珍的幽默,直到今天还信以为真,“忽悠”力持续五百年不衰,李时珍可谓五百年一遇的幽默大师。吃兔肉“令子缺唇”;犬肉“令子无声”;驴肉“难产”(驴的怀胎期360天左右,较人类280天为长,所谓难产是指延月难产,同样道理,不能吃马肉。);蟹“令子横生”;生姜“令儿盈指”;鳖(甲鱼),“令子项短及损胎”;雀肉(麻雀),“妇人妊娠食雀肉,令子心淫情乱,不畏羞耻”(据此推测,西门庆的母亲怀他时吃了雀肉?);泥鳅和黄鳝吃了会导致“滑胎”。这些理论喜感十足,笑意盎然,若不是智力障碍又缺乏幽默感,谁会信以为真?但世上尽有智力障碍又缺乏幽默感的人,李时珍有知,也该苦笑了。

《本草纲目》信手拈来皆是笑料,以上不过九牛之一毛耳。一本笑话大全,被一本正经的当作治病救人的医药著作,是所谓的“黑色幽默”。李时珍的玩笑开得太大了,细思恐极,便笑不出。

从来就没有中西医之争,有的只有愚昧和现代医学的分别

2015-03-20百年树人
伯恕:
谁都没法选择自己的爹娘,你当然也是一样。爹娘或正确或错误的思想难免会影响到你,这没有办法,只能在你长大以后自己去慢慢想,才能知道我告诉你的东西哪些是对,哪些是错。今天是大年初二,现在的你正在听奶奶讲故事,而我在写下这些文字,记录一些我的思想中错误的部分,在未来的日子里,这些错误的想法必然会对你产生许多影响。希望长大以后的你自己体会吧。

伯恕,你爹我小的时候也是一个真正的中医爱好者,小的时候每次得病,你奶奶都会带我去看中医,然后会熬一碗浓浓的中药汤给我喝。我可勇敢呢,从来都是一口气喝完,因为那时候我就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的道理。后来我学了临床医学专业,还当了外科医生,虽然学的是西医,但是我一直觉得中医一点不比西医差,是一门值得尊重的学问。这个认识是很正确的,但是最近几年我还是不可避免的走向了错误的道路,趁今天写下来给未来的你。

我不会刻意为了政治正确而写下准备给你看的文字,但是,我也不会政治不正确。所以,以下的文字的思想都是错误的:

几年之前我开始喜欢上了医学史,还看了一点这方面的书呢,内容非常有趣,西医刚开始的时候那真是愚昧透了,我给你讲个故事理解一下。在文艺复兴之前呢,遇见了被刀砍伤的病人,医生会在病人的伤口上抹上大便,是的,就是大便,那时候他们真的觉得这样能让伤口长的更好,现在看来是不是挺好笑的。

而在文艺复兴的时候,有个叫做帕拉塞尔苏斯的医生,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他说往伤口上抹大便那是没有用处的,我们可以改进一下。怎么改呢,不是被刀砍的么,那咱们把大便抹在砍人的刀上不就好了么。这个想法一尝试,果然患者的伤口长的比以前好多了。是啊,不往伤口上抹屎了当然长的好。这样看起来,早年间的西医是不是挺傻的?类似的傻故事在西医的历史上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闹鼠疫的时候宰猫、比如用水蛭吸人血治病、比如把木乃伊磨成粉当药吃。

但是随着欧洲的科学发展以后,科学家们觉得世界是可以被人认识的,所以他们就想测量世界上的一切。人体当然也是科学家们特别喜欢研究的对象了,从那个时候起,人们开始测量血压、开始做实验看看一个人体内有多少血、开始解剖尸体看看人的肋骨数量是不是跟圣经上说的一样男人比女人少一根。有了这些知识的积累,西方医学才开始逐渐摆脱了旧的愚昧的体系,被纳入了科学的体系。

没错,就是改变了自己的知识体系。所以千万不要把“西医”和“现代医学”划等号,西医同样有愚昧的历史,愚昧时代的中西医是很相似的,因为人类文明的发展总是会有些共性的嘛。中医有五行理论,西医有四体液理论;中医有气血之说,西医有灵气之说;中医有放血,西医也有放血;中医用本草,西医也用本草。但是不同的是,西医走向了科学,成为了现代医学,中医却没有。

所以,在我眼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中西医之争,有的只是愚昧医学和现代医学的争论。中国的医生在现代医学体系里做出了很多贡献,这难道能算“中”医么?美国现在的医学水平发达的很,人家可是在北美洲呢,这“西”又在哪里?好吧,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不能用科学的体系去理解中医,当然不能了,只能在愚昧的体系之下,愚昧才会被理解。

当我读医学史到这部分的时候,不由一阵冷汗,突然的意识到从小信任的中医原来可能不是那么值得信赖。其实流冷汗的不止我一个,一百多年前,当时的日本还在全盘接纳着中医,他们叫做汉方医学。有个叫做杉田玄白的日本医生,无意间得到了一本荷兰人带到日本的解剖书,他看完之后也是浑身冷汗。

因为他跑到刑场上去看杀犯人以后,对比荷兰来的解剖书,发现居然书上说的画的都是对的,这和《黄帝内经》里粗浅的说法大不一样。杉田玄白翻译了这本书,就是有名的《解体新书》,这是“兰学”的开端,也是整个日本接纳现代科学的开始。后来日本废除了愚昧的旧医学,开始全面学习现代医学。好好看看日本的医学史,对认识我们自己是很有意义的。

理念

其实有个事情很有意思,那就是愚昧医学的历史观是认为人类是越来越蠢的。

设想一个小场景:有一天你走进医院的外科,看见一名年轻的医生在看几百年前巴累写的外科学教材,一边看一边感慨:“写的真他妈好,明天手术就这么做。”你肯定会觉得这个大夫脑子有病,几百年前的教材了,科技水平和医学进展都成什么样了,还按照那会的书学手术,这不是害人是什么。

设想另一个小场景:有一天你走进了医院的中医科,看见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专家在看《黄帝内经》,一边看一边感慨:“写的真他妈好,就按这个治病。”你是不是觉得一股仰慕和信任打心底里就出来了。承袭经典嘛,总是好的。

其实想想这回事,《黄帝内经》两千年了,居然没有一个字是错的,到了现在还真的用它指导临床,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两千年来医学知识没进展,老祖宗把一切知识都搞清楚了,我们只需要看看前人的经典就能应对未来的一切变化。问题是这可能么?如果早的就是好的,那为什么不结绳记事呢。如果祖先的智慧无穷无尽,能解释一切问题,那么最近这两千年人类都干了点什么。

这其实就是愚昧医学的根本问题所在,舍不得睁开眼去看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中医的问题,而是所有愚昧医学的问题。中世纪的欧洲,教解剖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操作员解剖尸体,教授在高高的凳子上坐着,按照古罗马的伟大的医生盖伦的书籍讲课。如果发现书里写的跟解剖时看见的不一样,教授会说是这个人长错了。事实上如果捧着《黄帝内经》去上解剖课的话,你会发现所有的人都长错了。

这种不尊重事实的行为,无关中西,只是科学和愚昧的区别。

传承

愚昧医学就完全都是垃圾么,当然不是,在它产生的那个年代本身是先进的,从原始社会的神灵医学转型到经验医学是进步的。但是,在原始社会先进的思想到了现在就是愚昧的了,因为我们毕竟在进步。就好比是人类刚会用铁做刀剑的时候,去跟用石头斧子的人打架,肯定占上风。但是如果在现代战争里,用这玩意去砍坦克,那就是送死。

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旧的医学虽然愚昧,但是也是有经验在其中。医学的传承是一步一步前进的,现代医学当然不是凭空出来的,愚昧医学的许多知识是被验证之后再取舍的。我再举个例子好了,如果发烧了,吃点柳树皮会不会管用呢,会的。因为那里面有水杨酸。问题是化学家从柳树皮里发现了水杨酸,加上乙酰基做成了阿司匹林。后来发现这东西刺激胃太厉害,所以又做成了肠溶片。发烧了吃阿司匹林就是现代医学,吃柳树皮就是愚昧医学。

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现在的许多人提出的”废医验药“也是有自己的道理。问题是,从愚昧医学的药物中去提取有效成分的研究方法是在什么年代盛行的,离现在很久很久了。那个时候人们对化学物质的分子结构没那么深的认识,可现在早就不一样了,药物的那个成分起作用,怎么起作用,早就深入到分子水平了。开发新药这个事情,已经不是大海捞针一样的在自然界里乱找了。

其实这里也有个故事,那就是青蒿素的发现,据说是根据葛洪在《肘后方》里的记载发现了青蒿素可以治疟疾。这是愚昧医学所特别津津乐道的事情,好吧,用了好几年时间试验了好几万种愚昧医学提到的药物,才发现了这么一种。现代医学不该是这个效率,这比在马路边捡钱费劲多了。

争论

对愚昧医学的拥护有很多有趣的说法,我试着给你聊聊。

比如说:”中医还是有用的,如果没有中医,中国人几千年来怎么活下来的。“这个说法很有趣,如果它是对的话,那么我很好奇,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印度人埃及人希腊人都是怎么活下来的。他们都没中医,难道死光了。再说,一直到清朝末年的时候中国的人均寿命才19岁,现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都70多了。引入现代医学之后的变化还不够明显么。

比如说:”中医还是有效的。“遇到这样的说法我们还是希望事实和统计学说话,公鸡打鸣以后太阳就升起来了,这是事实,问题是公鸡不叫太阳还是得出来。治疗的效果是需要科学实验方法验证的,这事说来话长,基本上明白统计学是干什么的,也就知道这个话题的意义。至于坚决不用科学方法验证中医的观点,我前面说了,还是睁开眼看看世界吧。

比如说:”你是没有遇见好的中医。“这个就更有意思了,叫一群中医专家看一个病人的话,会得到一群各不相同的答案,愚昧医学自己的理论都统一不了,理不清。这个事是真的有人做过试验的。到底好不好,用双盲随机试验说话。

比如说:”你不爱国。“其实这个刚才我说了,在现代医学的体系里,中国的医生做出的贡献很大,我既爱他们也爱这个国家。

比如说:”这是个哲学问题。“好吧,这条无可辩驳,说的很对。只是,敢说这个话的人也敢去找哲学家看病么?

伯恕,我的儿子,这辈子千万不要和人争论中西医的问题,毫无价值,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每一次和中医爱好者的争论最终都会落到几句话上:”你不爱国。“、”这是个哲学问题。“、”你崇洋媚外。“、”你又不懂中医。“伯恕,我亲爱的儿子,你爷爷从小跟我说,宁可跟明白人吵架也不和糊涂人说话。哦,他也告诉你了,只是现在的你还小,不理解什么意思。

对了,”你不懂中医“这一条真是所有信仰科学的人的软肋啊。虽然我们都明白,我们不会下蛋但是比任何一只母鸡都更懂得炒鸡蛋好吃不好吃,但是”你不懂中医“这句话真是很难反驳呢。其实我就不太懂中医,不过还是想把我知道的一点点跟你说说。

不懂

1、比如说何首乌这个东西吧,是中国造成药物性肝炎的第一杀手。这个结论是现代医学验证后的结果。但是在中医的理论体系里,这个玩意是保肝护肝的,还有什么”何首乌保肝粥“之类的药膳。这个东西我觉得挺好,只是你不要喝。

2、好多年前有个电影叫做《刮痧》,讲的是一家中国人去了美国,孩子病了他爷爷给他刮痧,刮的后背血糊糊的。美国警察把爷爷抓了,说他虐待儿童。这个电影的主题是讲中美的文化差异。但是刮痧这事儿会造成肾衰的,这不是文化差异,这就是科学和愚昧的差异。

3、许多小孩儿用的中药里有一种叫朱砂,这玩意里有硫化汞,吃了会影响智力发育的。中医理论里说有君臣佐使,有什么十八反十九畏等等的说法,是充分考虑到了药物的相互作用的。可是我就不信有什么东西可以中和掉硫化汞的毒性。

4、针灸。针灸本身全是故事,有空找个胸外科的医生给你讲讲针灸是怎么经常把人扎成气胸的。至于针灸有没有效,还是那句话,双盲随机试验说话。

5、对了,小儿用药还有一个特别常用的叫XXX。里面有蝉蜕,就是知了的壳,因为这个玩意叫声大,所以中医觉得这东西吃了可以亮嗓子。哈哈,如果这个理论是有用的,直接吃个铜锣岂不是更好。

6、还有地龙,就是蚯蚓。据说这个东西善于打洞,所以可以用在治疗心脏方面的疾病,善疏通嘛。如果这个玩意连心脏的血管都能疏通,那治疗肠梗阻岂不是十拿九稳。

7、还有扎手指头放血治小孩子不吃饭的,这个最妙,疗效特别好。我也一直不清楚为什么,直到有一天,一个小朋友跟我说:不吃饭就得挨扎,疼死我了。这个孩子说完就哭了,哭的可惨呢。

8、对了有个特好玩的理论叫”以形补形“,就是说自然界的东西长的像什么就补什么。比如吃核桃补脑、吃蚕豆补肾。我觉得这个说法是对的,所以我一直吃黄瓜壮阳,还有丝瓜、还有白萝卜、还有麻山药、还有胡萝卜、还有甘蔗。你爹我身子不好,得多补。

这个部分不知道怎么越说越多,其实还想说很多,但是你现在睡醒了,我要给你讲故事,下次继续写给你看。

最后,还是开头说的话,爹娘的错误看法会影响你,我深深的知道我对愚昧医学的偏见是错误的、是不对的,但是正如中医爱好者不愿意改变观点一样,我也不打算改变自己的观点。但是我当然也不会去试着攻击和改变中医爱好者的信仰,而且既然我知道自己是错的,所以我当然还会一如既往的响应党和国家的政策,尽自己的力量去发展中医药。

但是,伯恕,我亲爱的儿子,你的成长中,绝对享受不到任何中医药的治疗了,这事我保证。谁想用这些玩意对你,我跟他拼命。将来如果你为此怪我的话,那我也认了。

成年人,应该承担自己愚蠢选择的后果。

蠢猪

2015-2-20 15:53

魔兽世界部落资源

东部王国->希尔斯布莱德丘陵->达隆山->洞穴雪人
阿拉希高地->诺斯弗德农场

阿拉希高地->激流堡

阿拉希高地->法迪尔海湾

落锤镇->枯须峡谷

辛特兰->辛萨罗

西部瘟疫之地->安多哈尔

枯叶草
卡利姆多->菲拉斯->双塔山->阿塔亚营地

荆棘藻
卡利姆多->千针石林

太阳草、活根草
卡利姆多->千针石林->南海据点

冰盖草、山鼠草
卡利姆多->冬泉谷->冰火温泉

90级装备
潘达利亚->雷神岛->阴冷洞窟

科普一把邪教的知识

【转载】中国反邪教协会:要高度警惕危害公众的各种邪教

5月28日在山东招远发生的6名“全能神”邪教人员残杀无辜群众事件引发公众的普遍愤慨。邪教对社会秩序的粗暴践踏和对公民人身安全的显著危害也再度引发公众的关注和忧虑。众所周知,前些年“法轮功”邪教曾制造了包括“天安门自焚事件”在内的多起伤害案件,“全能神”邪教近年来也屡屡制造危害社会安定、伤害民众安全的恶性事件。 

  除了“法轮功”和“全能神”,当前危害中国社会安定和民众安全的邪教还有哪些?普通公众如何识别和防范?近日,中国反邪教协会向凯风网介绍了当前在国内较为活跃的多种邪教组织的情况。 

  1.“法轮功” 

  “法轮功”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在中国的一些地方发展起来的邪教。它的头目李洪志通过编造歪理邪说,对“法轮功”练习者实施极端的精神控制,在中国进行大量的违法犯罪活动。“法轮功”的主要危害:一是侵犯人权、残害生命。在李洪志精神控制下,10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因按照李洪志关于“法轮功”练习者有病不能吃药的歪理邪说,拒医拒药而死;几百名练习者自残、自杀,30多人无辜被“法轮功”痴迷者杀害。二是危害社会、侵犯他人正常权利。如攻击民用通信卫星,破坏广播电视公共设施,进行大规模电话骚扰、恐吓活动,并通过网络发送垃圾邮件等。三是恶意攻击任何与其意见不一致的人士和团体,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四是以邪教方式进行反华政治活动。在境外,“法轮功”投靠西方反华势力,竭力抹黑中国形象。近年来在境外流传的许多针对中国的谣言如“中国政府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中国在西方国家派驻大量间谍”等,都是“法轮功”配合境外反华势力捏造、传播的。 

  2.“全能神” 

  又称“东方闪电”、“实际神”,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从邪教组织“呼喊派”分化演变而来。教主赵维山,原系“呼喊派”骨干成员。赵歪解《圣经》,编造“全能神是唯一真神,以东方女性的形象再次道成肉身显现”等邪说,树立了一个“女基督”作为自己的傀儡,秘密传播、发展成员,逐步建立和形成了全能神邪教组织。2000年赵潜逃美国,以“宗教迫害”名义向美国移民局申请政治庇护,并获批准。近年来,“全能神”借所谓“玛雅预言”制造“世界末日”恐慌,通过敲锣打鼓、集会游行等多种方式,大肆宣扬“世界末日”,疯狂拉人入教,活动遍及全国大部分省市。近年来国内已发生了多起“全能神”邪教杀人、伤人、骗敛钱财的案件。 

  3.“呼喊派” 

  又名“神的教会”,自称“地方召会”、“主的恢复”,是美籍华人李常受于1962年在美国创立。逐渐发展成以美国“水流职事站”为中心,以台湾“福音书房”、香港“圣经研习中心”为据点,以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的教会为辅助基地,向世界各地发展蔓延,重点向中国大陆渗透的邪教组织。 

  4.“门徒会” 

  又称“三赎基督”、“三赎教”、“旷野窄门”、“旷野教”、“二两粮教”、“蒙头教”或“蒙头会”,由陕西省耀县农民季三保(原名季忠杰)于1989年建立。该组织自称是基督教,将其非法活动称为“传福音”。“门徒会”把当今世界说成是一个黑白颠倒的社会,号召信徒起来夺取政权。其歪理邪说一是宣扬“祷告治病”,使成员拒医拒药而死亡;二是大搞“赶鬼治病”,以暴力侵害致人死亡;三是实施精神控制,致人精神失常,家破人亡;四是散布邪说,制造社会恐慌,破坏群众的生产生活。“门徒会”宣扬末世论、“吃生命粮”等歪理邪说,胡说“信教可以每人每天只吃二两粮,不用种庄稼”,等待“洪水灭世”,准备“升天”。五是欺骗成员,非法敛财。“门徒会”歪曲盗用《圣经》,偷梁换柱,凡《圣经》中的“耶稣”全部用“三赎”(指季三保)来代替。他们只许读“门徒会”编印的书籍资料,如《闪光的灵程》、《慈祥的母爱》、《圣灵与奉差》、《复活之道》、《会务安排》等。 

  5.“统一教” 

  全称“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由韩国人文鲜明(1920-2012)于1954年在韩国釜山创立。1999年改名为“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2008年4月,文鲜明及其妻子韩鹤子任命其子文亨进为“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会长,成为“统一教”新的“接班人”。 

  “统一教”在教义上严格控制信徒并以建立所谓“理想家庭”为名,随意对教内男女信徒指定婚配,以达到对教徒人身控制的目的。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统一教”以投资赞助、旅游、参观访问等名义频繁对我国进行渗透活动,企图在我国扎根立足,扩大影响。近年来,“统一教”渗透活动愈加突出。其下属机构“国际教育基金会”曾在国内部分城市打着文化交流、教育合作等名义进行渗透活动;“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曾经秘密在北京、天津、广州、沈阳、西安等主要城市设立分支机构,开展非法传教活动。鲜文大学也试图通过与我高校合作,拉拢中国学生入教;清心国际医院谋求以与我境内医疗、旅游机构合作的方式向我渗透。 

  6.“观音法门” 

  由释清海于1988年在台湾以“中华民国禅定协会”名义注册成立。释清海,俗名张兰君,女,1950年5月出生于越南,英籍华人。释清海标榜自己是“清海无上师”,等同于释迦牟尼、耶稣基督、安拉真主等。目前,“观音法门”邪教组织境外渗透活动加剧,境内外勾联活动突出,境内邪教骨干传播邪教物品、借教敛财活动频繁。其主要活动是以“素食救地球”相标榜,在境办兴办“素食店”、“天衣天饰”从事“以商养教”活动。西方国家一些媒体对“观音法门”的邪教行为也有所揭露。 

  7.“血水圣灵” 

  全称为“耶稣基督血水圣灵全备福音布道团”,又称“圣灵重建教会”,总部设在台湾。其头目左坤,男,1930年10月生。其设立之初,台湾当局认定其具有邪教倾向而予以挤压。为逃避打击,左坤由台湾移民至美国。近年来,该教也积极向境内渗透、发展组织,并疯狂向国内信徒敛财,左坤本人则是“财”、“色”俱好的人物。 

  8.“全范围教会” 

  由徐永泽(2000年4月逃亡美国)于1984年4月建立。该组织大肆散布谣言邪说,将全范围解释为“大、广、深”,意即包括地球上的所有重生得救的人们。该组织以徐所著《教会基本建造草案》为纲领,提出“实现中国文化基督化、全国福音化、教会基督化的国度,与主一同掌权”。宣扬“信主不等于拯救灵魂”,要在聚会时大声哭泣,表示“向主忏悔认罪”,“才能重生得救”,散布“世界将到尽头,灾难就要降临”、“信主能治病”等谣言。 

  9.“三班仆人派” 

  又称“真理教会”,由徐文库(原名徐双福,化名徐圣光、徐孟生、程谋子、王恩存、桑孟良)于1986年创立。他打着基督教“真理教会”的旗号,自称“神的仆人”、“基督的肉身”,到东北传教,创建组织。因在传教时经常引用《马太福音》中有关“主要按着仆人的才干,分别给他们一千、二千、五千两银子,各自去管理”的记载,解释为“神现今在教会里按着三种不同的等级,给同工不同的能力、权柄来管理教会”,而被称为“三班仆人派”。为达到发展组织、控制成员、聚敛钱财的目的,“三班仆人派”先后在全国十几个省市制造杀人案件17起,共杀害21人,伤4人,社会危害极大。 

  10.“灵仙真佛宗” 

  又称“灵仙真舍总堂”,是由美籍华人卢胜彦(台湾嘉义县人,1982年定居美国西雅图)于1979年在台湾创立的,总部设在美国西雅图雷藏寺。卢胜彦打着宗教的旗号,自称“活佛”、“佛主”。该组织以“法天、法地、法人”的原则,杂以明清以来民间“会道门”的“灵机神算”等术欺世惑众,蒙骗群众。“灵仙真佛宗”崇拜“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萨”。其主张通过实修、证悟,企图达到所谓“超越种种烦恼,超越自己的欲望,超越一切”的幻想。 

  11.“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 

  由王永民(原“呼喊派”人员)于1994年创立。王自任“独一执事”,并组成了以他为首的5人领导核心,建立了“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组织。王永民宣称“‘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的建立就是要扩大行政人员,壮大神的联合体,推倒撒旦的行政,建立主天国度。同时宣扬“世界末日”,“末世已经来临,1999九九归一,神国将要建立”。 

  中国反邪教协会指出,“灵灵教”、“华南教会”、“被立王”、“主神教”、“世界以利亚福音宣教会”、“圆顿法门”、“新约教会”、“达米宣教会”、“天父的儿女”等邪教组织在我国境内也有传教、聚会、滋事等活动,提醒广大群众注意防范其危害。(完)